他知道雪融化了

【S!N夏代】痛感

同居、吸血鬼paro 麻煩慎點

看起來很夏代S!N,可是是S!N夏代

小段子,很短很短,不會有前傳不會有後續,也不用問前因後果就只是心血來潮


※請勿代入三次元



聽見鑰匙轉開門鎖的聲音響起,S!N不禁皺起了眉。

客廳裡的他闔上正在閱讀的書籍,仰著頭直視通往玄關的出入口。只一直望著,沒有其他動作。

「回來了啊。」他調整了呼吸,在人進入視野的同時開口。

「嗯。」夏代孝明對他微笑,邊脫下大衣邊走進客廳。

瞬間,S!N冷不防身體一顫。

他就這麼看著人進了房間掛好大衣和帽子,又進廚房喝了杯水,在他的眼前轉來轉去忙忙碌碌,最後不知怎麼地,卻是倒在自己的懷裡。

夏代孝明兩臂勾著S!N的脖頸,眼睛笑瞇成了線。

甚麼意思?S!N了然於胸,於是他甚麼也沒說,只摘下眼鏡放到一旁的小茶几上。夏代孝明同樣明白,知道S!N沒有拒絕便是同意,於是也不再顧忌,黃褐色的腦袋往白皙的頸項湊去,一口咬下。S!N倒抽了一口氣,闔上了眼。

夏代孝明是吸血鬼,只屬於S!N的吸血鬼。

S!N永遠記得,夏代孝明在自己眼前化為那樣非人的生物時候,是帶著深刻的絕望的視線,卻又扯著發自內心感到開心的笑容面對他的。

『要對我負責喔,S!Nさん。』

帶著哭腔的笑語,就這麼刻在腦裡,揮之不去。

痛是一定有,但夏代孝明從沒讓S!N因血液大量流失或劇痛而昏厥過,他清楚自己對於進食的需求其實沒有表現中的強烈,只是因為對象是S!N,僅僅如此。他喜歡刺激他的痛覺神經,看他閉著眼咬著牙,偶爾吃痛地發出細碎的嗚咽。也喜歡他痛到崩潰邊緣時狠狠拉扯自己的頭髮帶起整顆腦袋,強迫地中止他繼續啃咬。

他喜歡在那之後取而代之的吻,強硬且粗暴的接吻,不容拒絕。

總是這樣,痛到最後的S!N不會動怒不會慌張也不會逃避,他會吻他,舌尖靈巧地撬開齒面,入侵並攻城掠地。他毫不猶豫地劃過吸血鬼特有的尖牙,又徘徊在滿是自己血液的口腔裡頭。血的腥味濃了又淡淡了又濃反反覆覆,不知是出於食慾或是情慾的滿足,夏代孝明總是被弄得頭昏腦脹,然後緊抱彷彿世界唯一的他,然後輕喃彷彿世界唯一的名字。

有意無意,夏代孝明會想著S!N是否也和他一樣,正因為是他所以才吻,將他吻進唇齒之中,吻進衣衫之下,吻進雙腿裏頭。


他們身心是相互的、是共有的。

但要說那是愛實在太過理想化了,他們的話。

「很痛嗎?」S!N拿起眼鏡戴上並起身,沙發不大,於是他索性全給了夏代孝明,赤裸著並蜷縮身子的吸血鬼。

「嗚嗯......還好......」夏代孝明虛弱地應聲,他的聲音止不住顫抖,仍有水霧的眼瞇著,有一下沒一下的眨著。「你呢,痛嗎?」

「我?」S!N似乎對這問題很是意外,他伸手揉了揉夏代孝明短碎的褐金色髮絲,然後在血紅色的目光帶著疑惑緩緩與自己對上時,勾起一抹摻和著悲哀與滿足的笑。

「痛死了。」

评论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