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知道雪融化了

【夏代Eve】夜もすがら君想ふ

孝明生日快樂!!

我知道我遲到了,但因為也不覺得這是賀文,所以就算了吧(#

標題看看就好,沒有文筆這種東西

想想一下寫S!N夏代一下寫夏代Eve我也是挺沒原則的(默

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知道自己再打什麼 向夜晚許願

 

※請勿代入三次元

01.

  車站出口右轉第三個路燈,夏代孝明知道有人在等他。

  夜已深,他沒有匆忙,踏上歸途的步伐,只要依著放鬆的心情即可。

  況且他這次並沒有遲到太久,算是勉強及格。

 

  旅行包背在肩上,他邊走邊回味著路途上的美好,走著想著笑著。

  這一切進展的很快,太快了。他的演出機會越來越多,不僅奔走在國內還跨出了海外,專輯與活動也總是忙碌。那速度是讓人十分疲累、也十分不安的,但他必須繼續前進,為了他那藏在心底好久好久,現在總算明朗的夢想。

  有時候,他會停下腳步,卻發現自己看不到前方,轉頭也不見過往。

  但他總是知道,那個人一直在自己身邊。即使存在著空間上的阻隔,也依舊陪著他。

  於是,即便徬徨,他也依然能走下去。

  

  不過不管怎麼說,說不想念絕對是騙人的。

  看見不遠處的那個人在他們約好的地方等著,他有些興奮,真的是好久沒見了。

  那個人低著頭蹲在路燈邊,連帽外套的帽子拉上來幾乎蓋住整顆頭。

  是啊,他雖然不喜歡夏天,但也是挺怕冷。他想著走了過去。兩人越來越近,但蹲著那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,這讓夏代孝明不禁疑惑了起來,即便刻意地加重每一步的力度發出不自然的踏步聲,別說轉過頭來之類的了,他似是動也沒動,身體微微蜷縮,視線應該是停留在地板上頭。

  夏代孝明覺得怪異極了,不論是真是假都怪異極了。他已經走到了對方面前,而且是至少一定看得見自己鞋子的那種近距離,但那人依舊不為所動。

  難不成是蹲在這裡睡覺?但這樣也太誇張了吧!他皺著眉在心裡吐槽。

  但這麼想的下一秒他又放鬆了表情,眼角隨著笑容微微彎曲。

  因為他低下頭看見的不僅僅是外套帽子的一大片顏色,還有露出大約三分之一的手機螢幕正發著亮光。

 

  原來,在鬧彆扭呢。

 

02.

  車站出口右轉第三個路燈,Eve對於自己比較早到完全不意外。

  春天的腳步已近,但大阪街頭的夜晚仍有涼意,他拉上外套後的帽子包裹頭部,想著多多少少阻擋一些晚風。

  Eve不否認自己其實挺開心的,因為他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。大概兩個月了吧,他思考。其實也不是特別長,但和過去的頻率相比,還是有段時間了。

  但要說因為分開而失去消息,那是絕對沒有的事情。

 

  他在路燈旁蹲下身子,拿出口袋的手機滑開解鎖,畫面還停留在推特的介面,隨手一滑頁面更新,又是好多人的過去現在未來。天涯若比鄰的網路世界只要有心,想知道哪個誰的近況還不簡單。

  但那也不一定完全都是好事。

  關掉推特,打開行動版NICO,那個動畫的頁面很自然地出現在他面前。這很理所當然,因為即便過了一個多月,他怎麼聽都會聽回這首歌。

  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的,就是一個合作動畫而已。

  但有時候他就是會覺得不對,覺得有些討厭──說的明白點就是嫉妒,Eve很理智,他知道。

  einie解散到現在,也曾說了好多次啊!一起唱歌、一起投稿甚麼的。但怎麼搞的兩個人就是沒有真正去做過呢?

  他知道他們再怎麼親近,中間還是有道透明的牆。阻隔著很悶,拆掉又沒了平衡。

 

  Eve早就感覺到有人朝他走來了,而且就是那個他在等的他。

  而他的不理不睬真的只是心血來潮而已,真的。

  Eve知道這樣很無聊、很意氣用事,但他就是這樣,能夠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甚麼,即使很清楚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。於是他漠視對方看來是想引起他注意的一連串動作,盯著手機螢幕,只專注於耳機裡的音樂。

  直到那個人的鞋子進入自己的視野,他才緩緩地抬起頭。

  後來回想到這天Eve都會這麼問自己:當時到底想看到他甚麼樣的表情?憤怒?苦惱?擔心?

  不知道,但不應該是那樣。

  

  「你笑什麼?夏代孝明。」

 

03.

  「笑什麼?當然是因為看到Eveくん很高興啊。」Eve由下往上的視線看起來挺是不快,但夏代孝明沒有在意,一邊說話一邊向Eve伸出手,摘下他右邊的耳機。「而且發現Eveくん在聽我的歌,又更開心了呢!」

  「是阿,很不錯的作品。」Eve把自己的耳機搶回來,語氣說是不悅不如說是冷淡。「聽得出來你和nqrseさん都花了很多心思。」

  雖然是這樣感覺不太情願的口氣,但Eve所說的絕對是發自內心的讚美。這也算是意外的一部分吧,他想著。明明就不打算擺出這副像是受了傷又裝作倔強的樣子。

  夏代孝明沒有立刻回話,他看著Eve低著頭把耳機收好,又把手機塞回口袋。

  他何嘗不知道Eve懷著什麼心情?他何嘗不想和Eve一起唱歌? 

 但他又何嘗沒有相同的顧忌?

  於是突然起的一點小玩心令他的嘴角不自覺彎起神秘的弧度,或許是因為十分滿意自己的靈光一閃, 或許是因為再一次深切的體會到,他也是了解他的。  

  「所以你很嫉妒嗎?Eveくん。」他是在Eve打理好一切之後站起身來的瞬間才開口的,附帶動作是扯下他或許能夠稱作武裝的帽子。「那只是個表演的噱頭而已,嗯?」

  也不知道是話語還是舉動的問題,總之Eve因為夏代孝明身體僵了一瞬。而後他搖了搖頭,說話帶有些許嘆息。

  「我知道,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了。」

 

  「不過話說回來,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啊?」

  踏上歸途的兩人原本就和平常一樣東聊西扯著各自的日常。突然,Eve停下了腳步,朝著回過頭來的夏代孝明說道。

  「從剛開始就一直這樣,笑起來超級噁心的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他皺著眉,露出嫌惡的表情。

  「什、什麼?我哪有!Eveくん是你的眼睛壞掉了啦!」夏代孝明睜大著眼,一附不敢置信的表情驚呼道。「我不是一直都這樣笑的嗎?不是嗎?」他傾著身子朝Eve逼進,要他看清楚自己的臉和表情。

  「停停停下來離我遠一點!」這次Eve的反應就快了,兩手抓著夏代孝明的肩頭硬是把人給推開。

  「你平常的笑看起來很蠢,但今天是看起來很猥瑣很不懷好意,差很多好嗎!」拒人之後又是二重傷害,Eve對人的攻擊總是這樣,聽來像是無心卻又殺傷力強大。

  「嗚哇Eveくん,這樣說超級過分的!」夏代孝明裝模作樣地倒退了幾步,還用手掩著嘴巴一副不這麼做一口血就要噴出來似的。看起來有點誇張,不過這也不過是平常相處打鬧的其中一環而已。

  於是Eve一點也沒受影響。

  「你還是直說吧,你到底想幹什麼?」

  於是夏代孝明也領悟的快,他緩緩放下剛剛掩在嘴上的手,淡淡的笑容便浮現出來。

  

  「你覺不覺得,有甚麼話要對我說?」問題又被推了回去。

 

04.

  思考讓Eve下意識地瞇起眼睛,夏代孝明很少這樣說話不明不白的,讓人搞不清楚頭緒。

  「什麼話?說清楚點。」所以他索性不想,反正是他有求於自己的話,也不至於兜不出這圈子。

  「欸居然這麼快就放棄了!Eveくん連猜也不猜一下嗎?」說著又打算擺出了堪比痛心疾首的表情,但這次卻是收到了Eve的一個白眼,於是夏代孝明也頓時沒了開玩笑的興致,正正經經地清了清嗓子。

  

  「生日啊!快祝我生日快樂!」

  「蛤?」

 

  一張眉開眼笑的臉對上一張目瞪口呆的臉,兩人都在開口後十分忠實地演示了心裡的想法。

  「你的生日……都半個月前的事情了不是嗎?」Eve覺得這真是莫名其妙透了,而且先前還說得像是他的不對一樣,害他剛還真的認真想了一下會不會是甚麼要緊的事。

  「而且那我早就說過了好不好,那天在電話裡──」

  「──不是電話!」

  面對質疑夏代孝明倒很理直氣壯,兩手插腰,煞有介事地打斷了Eve的不滿。「要親口說才算!」

  「你、你是小孩子嗎……」Eve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,當然是不致於因為這點小事就惱火,但也不可能因為答案揭曉便感到雀躍。大概是出於無奈吧,他連吐槽都很是有氣無力。

  夏代孝明兩手抓牢了Eve的肩膀說道,如同剛才Eve搭上自己的肩那樣。

  但一個是離遠,一個是靠近。

  「我不管!因為是Eveくん,所以必須親口說,我也必須親耳聽見才行!」不如前幾秒像是玩笑的口吻,夏代孝明說的認真,一吐一息的熱氣全散在Eve的鼻尖。

  

  「……生日快樂……還有不用這麼近我也能說……」兩人對望了好一陣子,Eve才有些不情願地開口。

  要說Eve對他們這樣突然的近距離有什麼想法,那大概就是──甚麼都沒有。

  因為在夏代孝明拉過他的時候、在鄭重宣告的時候,或者是他自己在回話的時候,還有下一秒掙脫箝制的時候,他所想的都只有一件事。

 

  ──執著什麼呢像個笨蛋似的。

 

05.

  「啊,真是太好了!」夏代孝明心滿意足地笑著。「謝謝了Eveくん,我今年也會好好加油的!」

  「……說了之後呢?」好奇的開關被開啟之後實在就很難關上了。Eve試探地問,他不想說的太白,因為這其實也沒什麼重要的。「不只是這樣吧?」

  「嘿嘿,Eveくん好敏銳呢……」聽到問句後那個笑容的彎曲變得僵硬許多,夏代孝明微微側過頭去,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。「怎麼說呢……總覺得Eveくん如果不再對我說一次生日快樂的話,我一定會,沒有勇氣去許下生日願望吧……」

  「……那麼,現在呢?」Eve直直看著眼前的人,心裡想著這還真是有夏代孝明風格的理由。「現在,得到勇氣了嗎?」

  「那是當然的啊,那可是來自Eveくん的祝福啊!」夏代孝明再次堆起滿臉笑意回答他。「吶、Eveくん。」

  他突然覺得喉嚨乾渴,吞了下口水才繼續說道。

 

  「聽聽我的願望吧。」

 

  說起來像個徵詢意見的問句其實不然。Eve在夏代孝明抓著自己的手腕如是說道的當下就明白了。他看著他閉上眼、深呼吸,然後再次張眼。

  接著聲帶振動發出的聲音組成他非常熟悉的旋律。

  「今I Love Youで始まる僕らを」

 

  夏代孝明稍微前傾身子,一邊又把Eve朝自己拉過去,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。

 「Eveくん、照らしてくれよ。」

  

 Eve這次沒有掙扎也沒有抵抗,這是出於不想還是不行,連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 當他意識到自己在面對這首歌時,不論擺著什麼表情、想著什麼樣的理由,他所想聽的就僅僅是這麼一句的時候。

 Eve覺得除了低下頭靠在夏代孝明的肩上他沒辦法再做什麼了。

 

 也許聲音聽不太出來,但夏代孝明知道自己內心也不平靜。

 一開始只是想著要逗逗那個不高興也不會說出口的人,但脫口而出之後才發現,這似乎也是自己真實的心聲。

 沒有他的話,他現在又在哪裡呢?想著想著,夏代孝明發現自己也是無聊。

 明明只要想著Eve就夠了。無論白天或是黑夜。


评论
热度(13)